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乐乐 > 我自豪,我是悉尼人!别害怕,我与你同行!
十二
17
2014

我自豪,我是悉尼人!别害怕,我与你同行!

2014年12月15日,星期一,是我移居到悉尼的八年来最漫长的一天,相信也是许多悉尼人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天。发生在市中心马丁广场(Martin Place) Lindt咖啡馆的人质劫持事件刺痛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

这是圣诞前十天阳光明媚的夏日,彩旗飘飘充满节日气氛的悉尼街道上到处都是满心欢喜准备迎接悠长假期的悉尼人们和游客。上午九点四十五分,刚开完一个电话会议的我想起这天是一个好友的生日给她发了一条祝贺生日的短信,完全不知道就在我发这条短信的瞬间,有17名悉尼同胞的生命受到危害。等我忙完第二个项目查看她的回复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四十五分,同时还收到公司的紧急手机短信“ Security incident at Lindt café in Martin Place (near Philip and Elizabeth Streets), please avoid the area until further notice. It’s reported that this is a hostage situation. (马丁广场的 Lindt咖啡馆出现人质劫持事件,请大家远离Philip 和Elizabeth街交界案发地点)” 且不说这紧急短信自从公司开通时发过一个测试短信后从来没有使用过,何况这破天荒的短信传递给大家的是一个不祥的人质劫持事件。同事们纷纷或是上网或是跑到办公室每层楼的电视机前看电视直播。而我的第一反应是打电话给我另一个朋友LC, 他是一个巧克力咖啡迷,Martin Place的 Lindt咖啡馆是我上周向他做的强力推荐,他说这周一定要去试试。我好担心他真地去了就在被劫持的人质之中。他的手机响起,一声,两声,三声,每一声都让我度秒如年,终于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没有去、知道他安然无恙我才放下心来,开始关注事态的发展。

似乎就在这一瞬间,手机完全被这一事件刷屏。但并没有媒体确切报道不知道到底有几名持枪的劫匪,不知道到底有几名不幸被劫持的人质,不知道是否和ISIS恐怖组织有关,不知道是否还有连环案件。因为有朋友在Lindt咖啡馆斜对面50米处的Westpac银行工作,更是第一时间知晓了几时警察包围咖啡馆、几时疏散周围人群、几时特种兵飞虎队进场。我们公司在市中心的南端,离马丁广场1.3公里。公司主管合伙人也用邮件通知每一位悉尼同事让大家不要离开公司大楼。有同事刚从外面回公司,说是楼下已经有便衣警察查看每个人随身携带的书包。

11点,悉尼市中心紧急封闭,交通管制。

11点半,悉尼标志性建筑悉尼歌剧院据说发现可疑物品,警方马上疏散游客和工作人员。同时财经媒体报道澳元汇率持续下跌,最低跌到今年底谷A$1:RMB5.07。

11点40分,劫匪的照片被咖啡馆正对面的7号电视台曝光,是个包头巾的穆斯林。他之前让两名女人质举着一面黑底白字写满阿拉伯文的旗帜,其中一名女人质被认出是在咖啡馆打工的亚裔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大学生。

11点55分,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州长Mike Baird 和警察局长Andrew Scipione召开记者招待会,表示正全力以赴打击罪犯。

到中午12点半,没有任何进展。仍然不知道到底有几名劫匪,不知道到底有几名不幸被劫持的人质,不知道是否和ISIS恐怖组织有关,不知道是否还有连环案件。和同事下楼买午餐,发现大堂自动门已经关闭,出入必须有公司员工的电子卡。

12点45分和50分,反对党领袖Bill Shorten 和执政的澳大利亚总理Tony Abbott先后召开新闻发布会,谴责劫持者,为无辜人质祈祷,希望大家配合警察的行动并希望媒体进行负责任的报道。

下午3点46分,有三名人质从咖啡馆跑出。5点,又有两名女人质跑出。但他们是被释放还是自行逃生,新闻没有报道;劫匪有何诉求,新闻没有报道;咖啡馆内部信息,负责任的新闻媒体也没有报道。公司通知大家可以离开公司回家。

5点45分,离开公司,沿着市中心主干道George St从Townhall, QVB到 Circular Quay那边去搭车回家,平时熙熙攘攘的街头仅仅只有平时约20%的人流,最近处离Lindt咖啡馆仅数百米之遥。街道两边许多商店、咖啡馆和餐厅还照常营业,就连观光巴士也照常在市中心行驶着。路上行人神情安详并没有人慌乱疾行,而许多人不再对着手机而是多了对路过的陌生人点头致意、展示笑容。在Wynyard火车站见到三个有些日子没见的朋友,他们老远就叫着我的名字,大家仿佛久别的亲人问候着这特殊一天的经历。他们的办公室也就在Lindt咖啡馆数百米距离之内,说起他们有个Lindt咖啡拥趸的同事今天早上因为要照顾家人而临时改变每日例行去Lindt买咖啡的习惯,大家都感叹万千,觉得生命无常,感觉以镇定平静的态度才是对付恐怖分子的最佳方式。

六点,上车穿过悉尼海港大桥,车辆稀少,一路畅通。平时20来分钟的路,5分钟就到家了。

回家后一直关注电视新闻,晚上八点,劫持犯在吃过晚饭之后让被劫持的店员把灯熄灭,咖啡馆里开始了死一般漆黑一片的寂静。到九点45分,事件僵持12小时仍没有任何结果。这时留意到Facebook的朋友们开始转发一位素未平生的悉尼女子Rachel Jacobs的段子,说到她在下班的火车上遇到一位穆斯林女子,因身穿传统的穆斯林服装觉察到火车上的乘客对她表现出了无言的敌视。这名穆斯林女子默默地将头纱摘下。当她到站下车时,Rachel追上她,对她说:“put it back, I will walk with you(把头纱披上吧,我会与你同行)!”。这位穆斯林女子顿时泪如雨下,她拥抱了Rachel,但还是一个人默默离去。Rachel在Facebook上的故事被另一位陌生女子发上了Twitter,大家都认同一个穆斯林的劫匪不能说明穆斯林人都是劫匪。的确,如此国际化的世界每个民族、每个国家和每个城市都有好人和坏人,都不能避免暴力恐怖事件的发生,只有团结互助、如常生活才是对付恐怖主义的最佳办法。于是大家发起了#illridewithyou(与你同行)的行动,数小时内就有十几万悉尼人点赞参与。晚上10点半,一名名叫Angger Prawitasari的年轻穆斯林女子在Twitter向大家表示感谢,上传自己写着”Thanks for protecting my sisters (感谢你们保护我的姐妹们)”的照片。

这是个不眠之夜,大家在微信群里和朋友圈继续讨论这一事件。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警察们至今仍然按兵不动,不明白这个明显不太专业的劫匪到底是什么来头。有人在微信开始抱怨悉尼警察远不如中国警察和城管。我的脑海里也不停闪现美国大片的英雄场面,期待事件出现转机。可惜,没有,还是死一般的漆黑一片的寂静。

临近午夜的11点40分,Youtube发出四段被劫持人质被迫录制的视频。第一个视频中,提出了劫匪的三个要求。第一,尽快送一面ISIS的旗帜到咖啡馆内,可以用旗帜交换一名人质;第二,告知所有媒体,这是一次ISIS针对澳洲的袭击,此要求达成后可以交出2名人质;第三,劫匪要求与总理Tony Abbott对话,并以此条件交出5名人质。据视频中宣称,悉尼市区在Martin Place,George St和Circular Quay附近共有3个炸弹。由此,大概知道为何警方不轻举妄动,希望通过谈判专家用和平手段解决问题的打算,也明白了为何明明知道细节的主流媒体遵守职业操守没有广而告之。大家都在期待人质平安无事的祈祷中睡去。

周二12月16日早上六点半醒来,多云的天没有晨光。手机已有消息说警方已经在凌晨两点10分进行了强攻,赶紧打开电视查看新闻。可惜,看到的并不是我们所期待的平安结局,而是击毙劫匪的同时有两名人质死亡,三名人质和一名警察受伤入院。早上的头两个小时,微信群里抱怨警方无能的段子蜂拥而至。而西方媒体的报道相对冷静客观,除了陈述案件事实以外并没有额外的感情用事评论。所有政府机关降半旗致哀,开始上班的人们陆续前往马丁广场为遇难者献花。

早上关于劫犯的资料终于曝光了。他是一位叫Man Haron Moni的50岁穆斯林,他曾被指控写信骚扰冒犯在阿富汗殉职的澳洲士兵的家属,还曾被控杀害其前妻,在4月份参与了刺死住在Werrington的30岁妇女Noleen Hayson Pal,并放火烧死了她,并有50多起性侵犯等罪行。Monis自称是一位精神治疗师,精通占星、数字占卜术、冥想和黑魔法,他是以政治难民身份1996年从伊朗移居到澳洲。警方相信他挟持人质,是因为上周五关于这些信件案的上诉被驳回,他被判300小时社会服务令及两年良好行为鎊金。这样一位恶名昭著的犯人正处于庭外保释阶段,虽然大家痛恨为何他没有受到监管而让其自由行动,但更多的是关注两位遇难的人质,知道他们是悉尼人的大英雄。

第一位被确认的人质是38岁的Katrina Dawson,她是是一名优秀的辩护律师,曾在悉尼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就读法学院。她还是三个10岁以下孩子的母亲。据悉,她昨天在Lindt咖啡店与怀孕的朋友Julie Taylor 喝咖啡, 后遭恐怖分子挟持。就在警方攻入咖啡店解救人质的过程中,Katrina 为了保护Julie ,不幸被枪击中,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离开了我们。她出生世家,父亲Alexander Sandy Dawson是Royal Sydney Golf Club(皇家悉尼高尔夫协会)的主席,母亲Jane Dawson是雕塑家,哥哥Sandy Dawson是悉尼知名大律师,丈夫Paul Smith是澳洲一流律师事务所King Wood Mallesons (金杜)的合伙人。她帮助她的朋友保住了宝宝,而她的三个年幼的孩子却在新年到来前永远地失去了母亲。

第二名被确认身份的遇难人质是34岁的Lindt咖啡厅经理Tori Johnson。他比谁都更清楚店里的逃生之路,但他没有走而是在凌晨两点趁劫匪开始打瞌睡的时候试图抢夺劫匪的武器,以帮助其他人质争取时间逃离。他带动人质们的反抗得到屋外警察们的火力支持,可他不幸身亡了。其实面对恐怖袭击,他也是一名普通的受害者,他完全有权利为自己争取求生的机会。然而他没有,而是用自己有限的力量为其他人质争取了宝贵的时机。

细想起来,我前些日子刚参加过King Wood Mallesons的一个活动,似乎见过Katrina的丈夫Paul;我多次在Lindt咖啡馆喝咖啡吃午饭,Tori的笑脸也不陌生。而这两张笑脸,今天看来是这么让人难过。

下班已近7点,在暮色即将降临时去马丁广场为Katrina和 Tori献花。一路上都是手持鲜花的人们,有像我这样的刚下班的人,还有很多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老人、学生、父母带着年幼的孩子、丈夫牵着怀孕的妻子,还有不少穆斯林和穿着民族服装的藏人,大家肤色各异但都镇定安详地向同一个方向前进。排在百米开外井然有序的献花长队中,陌生的我们微笑着点头致意。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个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男生和他从墨尔本过来的女友。男孩告诉我昨天早上看到在窗口被逼举旗的亚裔女孩的确是他们的同学,而女孩回忆起几年前曾经历的新西兰基督城地震而不寒而栗。我安慰她,天灾人祸都不是我们希望见到的,但世事无常,只有在生的我们更加坚强、更加懂得珍惜生命、能够真正平安快乐地生活才能对得起无辜受难的人们。陌生的我们轻声交流着、互相安慰着、行进在人群中,仿佛在参加亲人的葬礼为他们献花。

枪战17小时后,广场上的鲜花已经堆成了花的海洋,人们用各种文字、各种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敬意和哀思。走在距离今早枪击现场如此相近的人群里,安静地伫立在鲜花丛中,没有人说话、没有人玩手机,气氛宁静而安详,我感受到的是满满的温暖和澳洲人特有的”mateship”。马丁广场上纪念二战阵亡士兵的纪念碑前高大的圣诞树下,各色人种组成的唱诗班在唱颂着平安。虽然悉尼的宁静已被打破不再固若金汤,但我相信悉尼多民族多元文化和睦相处的社会却因此更众志成城,我更明白英雄不是美国大片的superman(超人),而是这些穿行在我们身边默默无闻的普通的陌生人,正是这些普普通通的陌生人让悉尼成为一个温暖可爱的城市,成为有能力抗击恐怖和暴力事件的基石。

好久没有写博客了,这两天的感触让我忍不住要记录下这改变了悉尼人们的事件。我的这点文字难以表达悉尼过去两天经历的痛楚,在此也谢谢各位亲朋好友来自远方的问候。而也就在这样的恐怖事件中,我们发现了人性的美好、人情的可贵,更加清楚自己爱上这座城市、选择留在这座城市的理由。

今早醒来,阳光明媚。电视新闻中仍然播放着络绎不绝前往马丁广场为两位英雄献花的人们,同时也播放着地球的另一边塔利班枪杀巴基斯坦学生的暴行。身在地球村的我们知道这些有组织或无组织的恐怖行为可能无处不在,但悉尼,因为有无数携手同行或陌生或熟悉的朋友和家人仍然美丽。人质事件没有让我们恐惧,反而让我们更为坚强。这次事件还有许多内幕疑团没有解开,但无疑为政府、警方和民众敲响一记警钟。或许邪恶和暴力不能彻底消除,但善良、勇气和正义定将永存!在这一刻,我相信无数生活在悉尼的中国人会跟我一样想说 - 我自豪,我是悉尼人!别害怕,我与你同行!

 

俄或和年饿额年年年额年你拟在拟n俄n拟哦

推荐 29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陈乐乐 陈乐乐

因为喜欢灿烂阳光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简单生活移居悉尼,是澳大利亚众多“闲人”中的忙人,更是会忙里偷闲享受生活的人。
能够独乐乐、也好与人乐乐与众乐乐,故以笔代琴闲时写几个字与你一起分享在南半球的日子。。。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