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乐乐 > 悉尼头条,一瓶红酒引发澳洲州长辞职

17
2014

悉尼头条,一瓶红酒引发澳洲州长辞职

昨天(2014年4月16日星期三)悉尼人民从早到晚都被突发新闻轰炸着,这一天也是新闻记者们大显身手的日子。一大早是位于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北部猎人谷兖煤下属的Austar煤矿发生矿难,两名昨夜在井下施工的工人因矿井坍塌凌晨证实死亡。死亡事件是澳大利亚矿业行业所不能接受的严重安全事故,我在上班路上就接到业内朋友打电话来感叹在澳洲的中资矿业企业的不易,担心媒体会不会拿中国说事儿。没想到上午十点又有一个更为震惊的新闻转移了媒体和公众的注意力,上周刚刚陪同澳大利亚总理艾博特(Tony Abbott)访问中国回来的新州州长奥法雷(Barry O’Farrell) 先生召开记者会宣布辞职,原因是一瓶3000澳元的红酒。这一突发事件让他无法出席下午两点半在悉尼歌剧院为如期到访悉尼的英国皇室William 王子Kate王妃和 George小王子举行的欢迎仪式,媒体显然对奥法雷的辞职比皇室的到访更感兴趣,连连用”shock resignation”来形容,这一头条新闻垄断了这两天澳大利亚各家媒体。

事件的缘由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及各家媒体的报导是,本周一和周二,新州廉政公署(ICAC)在调查澳洲水务控股(Australia Water Holdings)公司腐败案件过程中,找来刚从中国考察回到悉尼的奥法雷问话,问他是否在2011年赢得州长大选后的复活节曾收到过水务控股公司总经理吉罗拉莫(Nick Di Girolamo)送给他的价值3000澳元的奔富红葡萄酒(Penfolds Grange)。奥法雷尔予以否认,说是问过他太太Rosemary后两人都不记得曾收过一箱或一瓶红酒。昨天(周三)早上,新州廉政公署公开了一张奥法雷亲笔写给吉罗拉莫的感谢回条。因此奥法雷随即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宣布了他将辞职的决定。说到“我承认这张感谢回条的确由我签名,作为一个负责任有担当的人,我接受这件事带来的后果”,但是他也坚持说他向廉政公署提供的证据是“真实的”,“我承认我犯了一个严重的健忘毛病。我仍无法解释这份我记不得的礼物及它的失踪,我真的搞不清楚,但我愿意承担相应的后果。”(原文 "I do accept there is a thank you note signed by me, and as someone who believes in accountability, in responsibility, I accept the consequences of my action," "I've accepted that I've had a massive memory fail."I still can't explain either the arrival of a gift that I have no recollection of or its absence, which I certainly still can't fathom, but I accept the consequences in an orderly way.")

昨天下午,阳光明媚的悉尼歌剧院稍显得冷清,宣布辞职后的奥法雷没有去欢迎皇室来访而是再次被传唤至州廉政公署,他承认感谢回条为他亲笔所写,但仍坚称自己记不得有收到过这瓶酒。物流公司文件显示,这瓶红酒在2011年4月20日被送到奥法雷尔家门口。廉政公署还称在当天晚上九点奥法雷的手机记录显示曾有打过吉罗拉莫手机的28秒钟通话。而吉罗拉莫昨天对廉政公署调查小组表示,他2011年给奥法雷送了一瓶红酒,祝贺他当选州长。这是一瓶1959年5月24日出厂的珍贵红酒,而酒的日期正好是奥法雷尔的生日。这瓶酒没有被列示在州长收到的捐赠物品清单上。吉罗拉莫还表示,奥法雷曾给他打电话表示对礼物的感谢。对此奥法雷也称不记得,因为快递单据显示的日子他们全家已经离开悉尼外出度假。

一时间,关于一瓶三千澳元的红酒造成澳大利亚最大一个州的州长辞职的事件成为澳大利亚所有媒体的头条。看看当地媒体和华人的感叹更是让人们感慨万千。由于奥法雷不接受记者提问和采访,所以当地媒体大多通过采访前任州长、反对党领袖和其他政客等发表看法。当地媒体讨论的焦点不是这红酒算不算是行贿受贿,因为毕竟这些需要证据来说话。目前大家关心的主要是收了这瓶红酒州长是否必须要辞职。议员政客和老百姓们都有不同看法,有的特别是反对党政客们明确指出他违反了政府官员(包括在野反对党官员)需要登记500澳元以上礼品的规定,他周二的否定和周三的辞职存在前后矛盾有误导廉政公署和选民产生不诚信的嫌疑。也有资深议员表示,作为一位在野16年获得竞选胜利后的州长当时肯定时收到了成百上千朋友和支持者们的祝贺和礼物,遗忘一二也是常人都会犯的错误,但仅仅因为他忘记登记就辞职会造成政局的不连续性,在新州自由党中找到奥法雷这样资深有能力平衡左右党派的继任者也非常不容易,何况他刚刚与艾博特总理完成了对中日韩的访问,身负许多的重托。可说到底,大家都明白这最终还是州长先生自己的决定,并没有谁现在逼他辞职。州长虽然只是言称“严重失忆”否认失职但他还是决定辞职了。

他的突然辞职无疑对上周五还一同在中国招商引资的总理艾博特是一个意料不到的打击,艾博特在昨天宣布悉尼将建第二个机场的新闻发布会时特别对此事发言,称奥法雷是一位不多见的有荣誉和诚信 (Honor and integrity) 的州长。一位共事20年的朋友,“一位公仆”,并认为“他是无辜无意地误导”(innocently and inadvertently misled) 了大家,为此他深表遗憾。

回头再看看悉尼华人媒体和微信群华人同胞们的段子,有意思的是好多人都称奥法雷为“清官”,甚至觉得就因为一瓶区区三千澳元(折合人民币也才一万六七千)引咎辞职实在太不值当。是的,若以此清廉的标准和西方崇尚诚信的价值观来反观在我们祖国为官经商的,这的确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中国人好多就算朋友熟人之间几千不上万的礼物有时都感觉拿不出手,更不要说送礼给州长省长的级别的官员。记得"二号首长"里唐小舟似乎提过五千人民币是江南省一个不成文的可以收受礼物的金额,这比澳大利亚500澳元还高了近一倍。廉政公署的概念似乎在香港才听说过,在大陆似乎只有中组部、纪委和信访办。习主席和李总理去年倡导的反腐倡廉一声令下,大大小小互相勾结的贪官奸商纷纷落马,各级官员开始不吃请也不收礼后似乎政坛也开始清廉很多了,至少大家不再是靠网络或情妇/小偷来爆料表哥房姐,开始对反贪机构能如海外的廉政公署一样积极发挥看门狗(watchdog)的监督作用、对中国的结构性改革有了希望有了期待。不过中国政坛上出现像奥法雷这样尊重法律法规的政客, 真正要重拾全民诚信的价值观,人人能为自己的失忆失言的过失承担后果,还有很长的一段艰难的路。

我也想借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工作中所接触到的奥法雷州长。由于工作的缘故,我曾参与过奥法雷州长组织的与中国相关的一些活动包括他上任之初第一次访华的活动,亲眼见到他本人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以及他和蔼可亲的接人待物,出行简单没有前呼后拥的随从,思维敏捷睿智、热爱中国欢迎外国投资,对于推动澳中关系的贡献和解决新州瓶颈的基建项目的建树。州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都纪律严明,在中国的活动中对中方送出礼物的都有非常严格的查询和记录。从我们接触到的多个方面,我个人也不相信他做为军人家庭出生的政客会傻到因为一瓶红酒来葬送自己政治生命,所以在没有进一步证据的情况下我相信他的失忆。而且就冲他敢担当的男子汉气概,没有推脱没有找老婆来顶罪,他还是那位让我尊敬的州长。

 我相信还有不少人会为州长因一瓶红酒引咎辞职感到不解,所以最后想跟大家分享一个身边的故事解释东西方价值观的差异。记得七年多前我刚到悉尼工作不久,当时我们正在协助一家中资矿业企业进行并购,中方客户突然要求将一次会议改期。我们负责该项目税务咨询的合伙人Colin说抱歉他这个时间已经安排了别的事情,他答应太太去学校接儿子放学再送他去参加一个重要的校外演出活动。我们中方客户对此表示不可理解,一个堂堂公司高管宁愿放着上亿元的生意不谈而去小学校接儿子。Colin解释说公司工作上的事情除了他还可以有别的合伙人来负责,他相信我们会妥善安排。但对于孩子和妻子,他是唯一的不可替代也不能缺席的父亲和丈夫。如果对年幼的孩子作出的承诺食言将导致孩子对他对父母和其他人的不信任,将来长大了可能会出现心理问题和障碍。从这件事上我真正体会到东西方家庭观念和价值观的不同,明白西人认为的信任是为人之本,是人们最为珍贵的财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因果报应。世事无常,在这纷繁的世界守住一颗清净之心、日日能够心安理得甚为重要。大家共勉吧。。。

 

推荐 12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陈乐乐 陈乐乐

因为喜欢灿烂阳光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简单生活移居悉尼,是澳大利亚众多“闲人”中的忙人,更是会忙里偷闲享受生活的人。
能够独乐乐、也好与人乐乐与众乐乐,故以笔代琴闲时写几个字与你一起分享在南半球的日子。。。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