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乐乐 > 悉尼辩论会:强大的中国是否让外国人惧怕?

5
2012

悉尼辩论会:强大的中国是否让外国人惧怕?

7月31日下班后我和同事去听了一场关于中国的辩论会。这场辩论会的组织者是St James Ethics Centre, 一家旨在推广和研究社会伦理道德观念的独立非营利机构。这是其每月组织一次的Intelligence Squared Australia Debate (IQ平方澳大利亚辩论会)的7月份的活动,BBC现场录影。我是被我的同事老家在墨西哥的Octavio邀请去的。他虽然只去过香港,但因为他在悉尼读MBA中的一篇论文题目是“亚洲文化”因而曾对中国文化做过大量研究,对中国的一切均有兴趣。这次的辩题叫做“We’ve noting to fear from a powerful China” (对强大的中国我们无需惧怕),他料定我一定有兴趣,我当然欣然同去。

进到会堂(City Recite Hall Angel Place)门口,每位观众均被邀请先对辩题表明观点,选择有三:For -支持正方即强大中国不可怕,Against- 支持反方即强大中国可怕, Undecided即不确定。Octavio和我选的都是For。落座发现上下两层近两千个座位座无虚席,大多都是我们这样刚下班的上班族,也有老人和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亚洲面孔的人很少,地道中国人估计少之又少了吧。辩论开始前主持人剑桥大学博士、St James Ethics Centre中心执行总监Simon Longstaff先生首先宣布了观众Pre-debate poll投票的情况,For 32.25% Against 36.65% Undecided 30.11%, 可以说正反方以及中立方几乎旗鼓相当。

正反两方各两名辩手。正方一辩叫Joanne Wood, 是位在中国生活10余年常驻上海的澳大利亚女士,上海Capital Eight 投行和AustChamber (澳中商会)大中国区的创办人;二辩是来自印尼的Rizal Sukma博士,他是印尼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执行总监,曾被Foreign Policy杂志评为全球前100位的思想家(“100 Global Thinkers”)。反方两位资历也不相上下,一辩John Lee是几人中年纪最轻的,他是牛津大学博士、悉尼大学国际安全问题研究中心助理教授,中美问题研究专家,常受邀向美国国会和澳大利亚议会就国际关系特别是澳大利亚与美国、中国的关系发言;反方二辩是澳大利亚政府智库Lowy Institute 负责国际政策研究的执行总监Michael Wesley,他曾著有There Goes the Neighbourhood: Australia and the Rise of Asia

Joanne可说是位相当喜爱中国并且工作生活与中国的繁荣兴盛息息相关的西方友人,她向大家陈述了许多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就、中澳经济的互补性、自己在中国接触的企业家的企业精神和友好,呼吁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抓住机会与中国合作共谋发展,表达了她的观点对强大的中国不应该也不必要感到惧怕。反方的小John博士一开口就咄咄逼人,他承认中国在经济方面的强大和快速发展,但他更强调中国政府的不民主在政治问题上的不透明与其他西方国家完全不同,因而让外国政府外国人无所适从所以感到害怕。他摆出南中国海主权的争议说明中国在周边国家没有真正的朋友,列举Facebook和Google无缘中国互联网说明中国对公众传媒和言论的控制,甚至还提到中国境内老百姓的示威游行和一轮一轮的移民热潮说明中国存在潜在危机。

正方二辩的Sukma博士采用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手法,全盘认同了小John列举的种种现状,强调中国是在孤独崛起(原话“lonely rising power”)周边围绕的都不是朋友,又列出了中国近年来的外汇储备的数字和其投资在美欧国家债券上的巨额亏损说明如果中国越发展而其他国家越不能走出金融危机,中国背负的这些债券也会让中国最终成为最穷的国家,因而他用否定辩题的方式即说明中国并不强大所以不需要惧怕。反方的二辩Michael温文尔雅,先对”Fear(惧怕)”一词引用圣经作了自己的解释。他说信教之人对God 也感到Fear,这种Fear是敬畏,是对行动后果的认知和知觉,所以他对辩题中Fear的理解是awareness, consciousness 和be watchful,对整个辩题的解释就是大家要对逐渐强大的中国要有了解有认识。他从中国历史的角度论证他的观点,历数了从秦始皇统一中国开始的历朝历代中国曾经为追求更大更强的南征北战、统治阶级为巩固自己江山而铲除异己(get rid of those don’t like)。他还趁着目前伦敦奥运的契机带大家重温了北京奥运开幕式上中国高科技大手笔所宣扬的四大发明和郑和下西洋的丝绸之路,说中国所宣扬的也是中国所需要的和谐与和平。

四位辩手话音未落时观众席上四个立式麦克风前已经排上了长龙,观众们可以提问也可以踊跃表达自己的观点。有意思的是绝大多数表达意见的观众主动表达的都是支持正方观点,似乎已经觉察到正方势力较弱吧。有的说因为中国与其他国家不同所以惧怕的说法不成理由,民主政治也有光说不干效率低下的弊端;有的说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殖民地不像英法葡西;有的说中国的周边国家都被美国收买了,美国人居心叵测想占据全球资源到处掀起战争,能有中国与之抗衡( balance of power)是好事。还有一位出生在印度生长在澳大利亚的青年男子现身说法,说自己近几年常常来往于印度和中国,作为印度人他非常佩服中国经济的发展,大赞中国基础设施的日新月异是印度远不能及的。主持人于是问道有没有支持反方的观众。这时我们身边一位亚裔面孔的年轻女子跑到了话筒前,说她是西藏人的后裔,她的爷爷在上世纪50年代因跟随喇嘛被赶出国门。一时间话题又回到了反方占优势的政治方面。Joanne分享了她自己在西藏的见闻,说据她了解中国政府早已对此问题道歉,现在的西藏人民安居乐业经济繁荣,藏族孩子可以学习自己的语言宗教也可以学习汉语和英文。

Octavio知道我去过西藏数次,问我现在是不是还站在正方一边要不要也去发个言。的确,我还是支持正方的。作为中国人我认为Joanne以西方人旁观者的身份来陈述中国的现状比中国人更有说服力。不过正方两位辩手的技巧不够好、配合也不够默契、气势上也不占上风。我不知道John到底有没有去过、深入了解过中国。他有的观察和观点其实是自相矛盾的,比如他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又说存在大量示威游行。若从历史上的西藏问题来辩,在澳大利亚不也有土著的问题吗?短短200来年的历史上英国殖民主义对澳大利亚土著的道歉可是到了近两三年前陆克文在任的时候才解决的。Michael将大家比较敏感的Fear一词偷换了概念,这一招到是比较绝,正方也没有接招。故此,一个半小时的激烈辩论之后再次投票的结果变成了For 22.91% Against 71.61% Undecided 5.48%。

Octavio跟我说起他觉得差距不应该有这么大,毕竟从他们普通非中国人的角度理解的中国指的是作为一个有历史有现在有将来、有天地有人事物的国家的概念,并不应该等同于执政的政府或党派。说至少在许许多多的澳大利亚普通人心目中,中国并不可怕。就像在本次奥运游泳比赛中获得两金的叶诗文受到兴奋剂质疑的时候,澳大利亚的游泳名将索普在接受BBC采访时就对这位曾在澳大利亚受训的16岁小姑娘及时表示了声援。而也是在这一天,7月31日,中国的于洋/王晓理在伦敦奥运羽毛球女双小组赛最后一轮中对阵韩国郑景银/金荷娜,两对选手为在淘汰赛中避开同胞而故意假打,因“消极比赛”被取消继续参加本届奥运的资格。我相信这一定不是作为世界排名第一的于洋/王晓理所期待的,而个中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想强大的实力应该并非仅仅来自金钱、金牌、手段或技巧,胜者为王或者得到的是令人畏惧而非尊敬吧。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能赢得其他人、其他国家、其他民族尊重的前提是自尊自重。真正的胜利是价值观的胜利,是那种艰难的环境下不可熄灭的星星之火的希望,因为有希望才有将来。

附:有兴趣了解倾听这场辩论的朋友可以点击如下链接:

http://www.iq2oz.com/events/event-details/2012-series-sydney/july.php

推荐 20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陈乐乐 陈乐乐

因为喜欢灿烂阳光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简单生活移居悉尼,是澳大利亚众多“闲人”中的忙人,更是会忙里偷闲享受生活的人。
能够独乐乐、也好与人乐乐与众乐乐,故以笔代琴闲时写几个字与你一起分享在南半球的日子。。。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