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乐乐 > 一个可怜而幸运的坐禅人- 乔布斯自传读后感

31
2011

一个可怜而幸运的坐禅人- 乔布斯自传读后感

和大家一样我在网上预订了10月24日上周一全球发售Walter Isaacson写的乔布斯传。可由于我是在英国The Book Depository网站定的,它星期五的早上才被送到我悉尼的办公桌前。忙完一天回家真的坐在灯下打开这本封面封底黑白分明地印着乔布斯年老和年轻时两张照片的厚厚的书,我的感觉很是复杂。本以为我能保持那满心期待的欢喜、沿着Walter流畅文笔的客观描述一鼓作气在周六读完这600多页42章,可是我却没能做到。因为我读到的并非是一本对一位跨世纪天才型伟人的励志型传记,而是对曾光环笼罩的乔帮主病态人格多重人性、习禅40年却并非禅宗佛法(Zen Buddhism)理念信徒的短暂56年人生的解剖。

我相信不同的读者都是带着不同的目的来读这本传记的,因而会看到不同的乔布斯– 比如有人看到的是被未婚生子的亲生父母遗弃的孩子、有人读到的是22岁在父母车库里创业到25岁就功成名就的亿万富翁、有人探究的是他如何42岁卷土重来成为兼具创新精神和领导魅力的CEO、有人想知道他的演讲和销售技巧如何修炼、有人好奇的是他到底交往过多少女人有几个孩子遗产如何分配、有人关心的是他怎么摊上了个绝症。。。而我,作为一个佛法的初学者,想了解的是一个17岁开始学习禅宗(Zen training)、常年食素、举行佛教婚礼并追求灵性(Spiritual )生活40年的人这辈子到底悟出了些什么做人的智慧。可看完这本书,我觉得失望、感到困惑也为他难过觉得他可怜。

我觉得失望,是因为原以为他跟随那位加州的日本禅宗大师Kobun Chino习禅近40年一定学到了“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禅宗要诀,他19岁在印度七个月的修行一定悟出了些佛家苦集灭道的四圣谛、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的八正道。可书里描述的却是一个好打坐、为了减少体味开始吃素食、追求东方情调的嬉皮士;是一个在印度水土不服、衣冠不整、头发奇长找不到大师的病人,一个喜好跑到喜马拉雅山脚下印度教聚会中蹭吃蹭喝而被一个年轻印度教“圣人( holy man)”拖到山泉边洗头剪发、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要到哪里去的孩子,一个赤脚搭乘公共汽车在印度城镇乡村毫无目的游荡的找不到内心宁静而与乡间集市卖牛奶的妇人肆意争吵怒骂的过客。这七个月他唯一的感悟是直觉(intuition) 比才智(intellect)更强大 。

我感到困惑,是因为乔布斯虽然崇尚简单专注、致力做利益大众不断创新的产品但他统治下苹果的营业利润高达35%(2010年)而他的产品许多人根本买不起用不上;他的本性充满了矛盾和纠结,终其一生他都没有找到内心的真正平静,他的霸道专制在他不兼容的产品上表露无疑;他少有慈悲心、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惜一切手段欺骗亲人朋友也在所不惜、他至死都没有去拜会过自己的生父认为这位叙利亚老人只不过是他胚胎时的精子库而已;他自以为是、他主张为我所用他提倡拿来主义,他大言不惭并引用所谓毕加索名言“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 (好的艺术家抄袭,伟大的艺术家偷窃)”来说明不需要为偷窃他人的创意感到羞愧,可他认为Google推出的Android是偷盗Iphone手机创意时,他却异常痛恨要发起核武器般的战争;他也常懦弱常常痛哭流涕常常需要安慰和陪伴;他的言行举止中充满了不善、嫉妒、诳妄、轻人、慢他和偏见,所以当我看到书中他打坐坐禅姿势的照片时想不明白他如何能够排除杂念而不走火入魔,不明白他如何能真地理解“见性成佛”的禅宗思想。

中国人向来是以成败论英雄以财富评偶像的,而对英雄人们总是不问出处从不计较他们的方式方法是否合理合规合法。乐乐我这样的小女子如何斗胆为他这样被众人追捧的教父级的“神“感到难过觉得他可怜呢?我不否认乔布斯事业方面的成就,但从做人而言从生活方面从他追求的灵性体验(Spiritual experiences)来看我认为他是一个可怜的人。从小到大他的种种努力只是想向他的养父母证明他们当年收养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在自传中处处都能读到他临死前的忏悔和遗憾(许多都与我之前博客里转载的Top 5 regrets相似):他忏悔自己曾年少叛逆,拒绝让高中都没毕业的、仅仅为了遵守当年收养他与他生母的一个约定而辛辛苦苦17年为他攒下私立大学学费、大老远开车把他送到学校附近的的养父母Jobs夫妇进去学校看上一眼歇上一脚;他忏悔23岁时让女友Chrisann Brennan 怀孕生下女儿Lisa不愿也不想承担责任、他卑鄙地在Lisa三岁多苹果公司要上市前才去做亲子鉴定以上市前的身价签下抚养协议(而几个月后IPO成功他转眼就成了亿万富翁);他在Lisa10岁前几乎没有过问过她的喜怒哀乐、等Lisa十三四岁在没有与Chrisann商量的前提下私下让Lisa离开相依为命的母亲搬进了自己的家而后又根本没有花时间照顾Lisa增进感情;他想起自己第一个挚爱的女子、那个与自己身世相仿心灵相通、在他被自己创建的苹果赶出局的时候在他身边安慰他照顾他鼓励他而被他伤得很深的Tina Redse,他泪流满面后悔他们没能终成眷属;他和Laurene Powell结婚20年却从没有真正关心过自己这位独立的以自给自足(self- sufficient)而自豪的妻子到底做过什么工作做了那些慈善;生育了一子三女、以参加儿子的高中毕业典礼为抗癌目标的父亲最终却因工作占据了他的大部分时间只能以这本自传让孩子们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而他无疑是一个上天宠爱的幸运儿,他的亲身父母没有堕胎让他消失在萌芽中;他养父母的伟大和言传身教的爱护比许多的亲身父母还要亲;他高中时认识的电子天才Steve Wozniak任劳任怨不求回报为他打下了半壁江山,而后期又有天才的苹果设计总监Jonathan Ive;最初创业连商业计划书都不知何物时他遇到了31岁已经功成名就的Mike Markkula,带他进入商界告诉他如何着装如何与人交流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指点他为商之本不在赚钱而在创建一个利益大众的有责任感的百年老店、为商之道在于empathy (知人所需了解市场需要) 、focus(专注于重点产品重点事项)和impute(表里如一好产品要好包装);他被苹果赶下台的时候那帮Macintosh团队的死党辞去苹果的高薪职位与他一起重新创业;就连他患上癌症因为胆小害怕开刀误过最佳手术时期还遇到了斯坦福的医术超群医生们、需要换肝时能赶上车祸丧生指标相配的小伙子因而能八年三次起死回生;就算他要走了还能有像Tim Cook这样冷静镇定忠心的接班人,难怪他自己都说“I’ve had a very lucky career, a very lucky life, I’ve done all that I can do”。他的这些幸运用佛家的话来说算是“福报“吧,而福报就像银行存款得要靠积累不能坐吃山空。 书中提及了乔布斯不少年轻时伙伴们现在的踪影,乔布斯可能算是事业最成功财富最富有的一个却也是最短命的一个,这么看来上天的确对大家都很公平,福报用尽时即使乔帮主不喜欢在苹果电脑和产品上装上开关,他这么纠结的人生也是该谢幕的时候了。

今晚回家又和书桌上放着的自传封面封底上年老和年轻时乔布斯对视了一会儿,发现他直视人心的眼神是这么多年唯一没有改变的地方,而这眼神曾被早期把他赶出苹果的CEO John Sculley的妻子描述为没有灵魂的无底空洞、死区("When I look into most people's eyes, I see a soul. When I look into your (Jobs) eyes, I see a bottomless pit, an empty hole, a dead zone")。自传里只提及他13岁就不再去基督教堂,只说他受过禅宗训练(Zen Traning)倒也没有说到他正式皈依佛教。于是我翻看了一点关于日本禅宗的书,才发现日本禅宗的曹洞宗就是提倡“只管打坐”的教义。禅宗本是非思想也非哲学的方便法门,就算他曾经只是个实用主义的打坐坐禅的人根本不求追寻禅宗的真谛,我等凡人又何必为他人执著为他人烦恼呢。

有人说中国人唯一不认可的成功就是家庭的和睦人生的平淡,总是羡慕敬仰那些异于常人的天才和枭雄。也有人笑话乐乐我是燕雀不知鸿鹄之志,对于伟人我们就不应该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待,对于伟人我们要持有双重标准、要明白他所有的不合常理甚至不义不善都是为了推动世界进步。的确,我只是个平凡的小女子,喜欢的是像Steve Wozniak那样善良单纯有责任感的普通男人,欣赏的是像爱因斯坦那种真正淡漠名利的大师伟人,认为心安理得是最重要的底线。或者还是应该感谢乔帮主在临走前授权Walter 用冷静客观的文字揭开自己的面纱(从这个方面我欣赏他临死前其言也善的坦诚),让大家看看他热闹华丽外表后面的平淡和丑陋;喧嚣终会归于平静,英雄伟人也不过是一介凡夫。或者他的确是上天特别挑选的那个“Special“的人,忍受了这么多的痛苦和折磨用他刻意不去控制的坏脾气坏个性把他身边的人们推到了极限,从而为苹果粉丝们带来了自己前所未有的不能想象的快乐。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成功与失败、光辉和平淡又有多少区别呢?!

人无完人,乔帮主走了,在此我也没有罗列他缺陷缺点的意思,而只是作为一个希望学佛明理的后辈感叹追求完美的人也难有完美的人生,很可惜一个习禅40年的人似乎最终也没有成为一个般若觉者,并且按照作者Walter 的说法他的确是有意(willfully)在伤害他人,而这些伤害是没有必要的(自传原文第42章:He (Jobs) attributed his ability to focus and his love of simplicity to his Zen training... Unfortunately his Zen training NEVER quite produced him a Zen-like calm or inner serenity, and that too is part of his legacy... I (Walter) think he actually could have controlled himself, if he had wanted. When he hurt people, it was not because he was lacking in emotional awareness. Quite the contrary: he could size people up, understand their inner thoughts, and know how to relate to them, cajole them or hurt them at will... The nasty edge to his personality was NOT necessary. It hindered him more than help him)。

我相信长江后浪推前浪,我相信后乔时代的苹果还会继续强盛,富创新精神的人们还会出现。乔帮主的一生也是佛家世事无常的最好说明。作为平常人,我想我们如真能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自己身边的人事物,也算是对得起他这最后的一份礼物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前世今生和来生。既然他已经走了,就祝他在另一个世界能找到内心的平静、不再有遗憾;祝他来生做个快快乐乐简简单单的孩子、同学、朋友、同事、丈夫、父亲和祖父外公吧。最后套用一句乔帮主的话,如果让我们把现在的每一天都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来活的话,我希望在这一天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推荐 54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陈乐乐 陈乐乐

因为喜欢灿烂阳光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简单生活移居悉尼,是澳大利亚众多“闲人”中的忙人,更是会忙里偷闲享受生活的人。
能够独乐乐、也好与人乐乐与众乐乐,故以笔代琴闲时写几个字与你一起分享在南半球的日子。。。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