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乐乐 > 快乐不知时日过- 写在2012年7月1日

1
2012

快乐不知时日过- 写在2012年7月1日

今天已经是2012年的7月1日了。从记事起我的日子似乎都过得飞快,尤其是过了30岁以后。用我老妈的话说这是好事,因为快乐才不知时日过。7月1日除了作为党的生日、香港回归纪念日外,对不同的人一定有不同的感受吧。只是它实实在在告诉大家2012年已经过了一半了,离所谓2012-12-21的灾难日很近了,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大家都想快快乐乐过日子可是想法毕竟不是现实。

7月1日对于澳大利亚来说是2013财政年度的开始,也是澳大利亚碳排放税和矿产资源租赁税开征的日子。对于大多数澳大利亚人来说,矿产资源租赁税带有“劫富济贫”的意思,征收对象是少数几家富有的铁矿石和煤炭巨头,大家都拍手称快;而那个世界首创并受到世界银行等称赞的碳排放税的开征使得家家户户需要面对因碳税转嫁的电费以及其他民生物价的上涨,故此今天在澳洲不少地方有百姓游行。女总理吉拉德不但数日前在G20峰会上信心满满地大声呼吁其他西方大国来效仿,回来又四处安抚民众说天不会掉下来的,政府的补助金足以抵消大部分家庭因物价上涨的影响;在野党的艾伯特先生则屡次以此为由号召民众反对工党这一举措。可这是数月前已通过的法案,光是游行集会喊喊口号根本不管用,不过是政客们的做秀罢了。就算艾伯特的自由党明年能顺利上台,估计像他这样的墙头草两面派说不定还要守着这两大税收带来的油水偷笑呢。

7月1日对于澳洲和世界的女首富Gina Rinehart也是难熬,刚解决与几个子女信托基金官司的她两周前作为Fairfax Media最大股东(18.7%)与该公司管理层开战。她大声指责该公司董事长Roger Corbett 2009年10月上任后管理不善导致股价持续下跌,上周宣布消减1900个职位并缩减平面媒体出版而转向电子媒体的策略,她要求在董事会拥有3个席位,拒不签署不干预该媒体独立办报的协议并威胁要卖掉她手上的股票,说看跌其走势还说等其跌了之后再买(澳大利亚股东可以在二板市场增持在其持股上市公司的股份,只要每半年增持不超过3%的股份则不需要股东大会的审批)。作为媒体人和高管的Corbett先生也崇尚礼尚往来,在其控制的媒体上与Rinehart唇枪舌战,强调媒体的独立精神是媒体人的根本绝不会为女首富的强硬低头,弄得我们观众目不暇接。

我的7月1日还是如常,对于碳税我个人虽不喜欢物价上涨,也明白仅仅澳大利亚这样一个偏居南半球小国的举措仅是杯水车薪、螳臂当车之力,但我不反对一年多花500刀澳元的代价为澳大利亚为这地球村保留一个蓝蓝的天为2012保留一个诺亚方舟,因为这蓝天白云是我移居悉尼的主要原因之一。周日是我的户外活动日。只不过今天把平时在Lane Cove National Park 12公里bush walking的线路改到了Manly 的Sydney Harbor National Park,除了享受了在海边和沼泽上的行走还在1885年建造的教堂如今的St Patrick’s College外的草地上品味了我们的上午茶。中午刚到家就接到Lan的电话,欣喜地告诉我她决定要买我们这栋公寓大楼的一套房子马上要搬来跟我做邻居,不由得想起昨晚跟爸妈说起刚把LY一家人送上回香港的飞机听到他们感叹我身边朋友的一些变故,嘱咐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开开心心过时日。

人的一生不过如此吧-喜怒哀乐也好来来往往也罢,都是机缘都值得好好珍惜。今晚又翻起美国汉学家Bill Porter所著Zen Baggage的中文版“禅的行囊”。叶南的中文译版很是不错,封面一枝莲花比英文原著那张卸下行囊的一个长袍男子的背影来说更为简洁。喜欢他的一段话:“我们每个人都从自己生命的起点一路跋涉而来,途中难免患得患失,背上的行囊也一日重似一日,令我们无法看清前面的方向。在这场漫长的旅行之中,有些包袱一念之间便可放下,有些则或许背负经年,更有些竟至令人终其一生无法割舍。但所有这些,都不过是我们自己捏造出来的幻象罢了。

如果蓝天白云算是真实的实像,那快乐其实是幻象吧。可真能达到不立文字、不见如来、不辨东西、不分南北、不喜不悲、无镜无尘还无始无终禅修境地之人毕竟少之又少,那就祝你放下包袱轻装前行吧。

推荐 8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陈乐乐 陈乐乐

因为喜欢灿烂阳光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简单生活移居悉尼,是澳大利亚众多“闲人”中的忙人,更是会忙里偷闲享受生活的人。
能够独乐乐、也好与人乐乐与众乐乐,故以笔代琴闲时写几个字与你一起分享在南半球的日子。。。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